摄氏零度土壤上的零碎记忆,春光乍泄

2019-09-23 作者:内地娱乐   |   浏览(89)

多嘴多舌
   总想写点关于这部电影的什么。但不知道是单纯地因为懒惰,还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每次拿起笔,又放下,还是写不出一个字。这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好像《春光》。打着Reunion(重聚)的旗号毫不留情地抛弃;明明是Happy Together却一定要分离。 终于在今天,第29次看《春光》的时候,我准备写点什么。
   很喜欢粤语对白的电影,是从《重庆森林》开始的。《春光》是王家卫电影里看得最多的一部。几乎背得出每句对白,知道镜头在什么时候切换,知道他们的每个动作。还是反复地看,就像王家卫反复地讲述那些若即若离的爱情。我解释不清为什么自己会对两个男人的爱情这样感兴趣,执著甚至是偏执地喜爱。始终。乐此不疲。
   说这部电影有97年香港回归前港人的心态体现。我不是香港人,也体会不到。而在我看来这是虚妄的,爱情和香港回归的关系,怕是有些牵强吧?!如今十年过去了,香港人那种“没有身份”的情绪早已不在,黎耀辉与何宝荣疏离而炽烈的爱却永远地留在了地球的另一端。

     (一)春光
  今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完整看了第二次《春光乍泄》。
  下午的时光就像电影的名字一样,春光明媚,草长莺飞,空气里都透着花的香味。
  原本打算去看《泰坦尼克》3D的。看着窗外的无限风景,觉得这样美好恬静的一个下午应当看一部更值得的电影。显然,《泰坦尼克》尽管是个好片,却是个意义可以穷尽的电影,它的内涵与感动最多两遍就可以完整列举。而《春光乍泄》虽不是巨片,却是个意义无法穷尽的电影,每次看都有新发现和收获。所以,我选择了在家看粤语版《春光乍泄》。
  虽然整部电影的情节已经非常熟悉了,尤其是何宝荣的每一个镜头已经在这一个月的反复温习中清晰刻在脑中,但之前切割性地观看还是影响了对影片的整体理解或感觉。这一次,我跳开对何宝荣的偏爱,以黎耀辉或王家卫的视角完整看完这部电影。
  客观地说,尽管电影和导演对何宝荣、张国荣不公平,但这无疑是王家卫最出色的电影。
  
  (二)孤独
  整部电影从情节上看以黎耀辉的故事为主线讲了三个人的故事: 黎耀辉、何宝荣、小张。黎耀辉与何宝荣怎样缠绵、斗气、吵架,最终分开,小张怎样以自己的青春、执着以及回归使黎耀辉找到了飘泊的心灵应当停留的地方。而影片之所以备受赞誉,更在于王家卫借着黎耀辉和小张的经历与心情描写了97香港回归前的心态:即使逃避到离香港最远的南美、逃避到世界的尽头,最终也要面对时间跨入1997这一现实。
  这些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在讲一个故事:一个孤独的人在寻找一个可以回家的地方、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黎耀辉来说,何宝荣受伤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因为他哪也去不了,因为他受了伤形成了对他百分之百的依赖。想着家里有一个自己爱的人在等着自己,脸上不用笑出来心里也是开心的,小张从他的声音就能辨别出来。有何宝荣在,那个小屋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对何宝荣来说,黎耀辉是他撒娇任性的对象,是他感情上欲予欲求的提款机。他总以为,无论自己以多么离谱的方式折腾对方,只要说那句“不如我地重头来过”,黎耀辉的防线就会全线崩溃,回到自己身边。
  对小张来说,仿佛只有不断地丈量未知的土地、走到世界的尽头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但当他从地球最远端回到家里吃下家里的汤圆馄饨时,才明白,他之所以能有胆量走那么远,是因为始终有一个地方可以回去。
  王家卫的电影里,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
  黎耀辉是孤独的。他受不了何宝荣的任性离开了他,尽管他最终到达了瀑布,但他明白,瀑布之下应该站着两个人。这盏瀑布灯是电影里最精彩的道具。旋转的伊瓜苏大瀑布下面站着两个人的身影。本来,生命中这样极致的美丽和激情应该和自己的爱人同享,而不是一个人孤独地品尝。
  何宝荣更是孤独的。他肆意挥霍着黎耀辉对他的爱,最终黎耀辉离他而去,他失去了一直承受自己无理任性的黎耀辉,也就失去了感情的底线。何宝荣离开黎耀辉,黎耀辉虽然痛苦,但最终却能在小张身上找到新生。而黎耀辉的离去,彻底掏空了何宝荣。何宝荣倒在沙发上哭到全身抽泣是张国荣在影片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也让我的心被掏空。
  与两个主人公类似,香港也是孤独的。以人的孤独情感来比喻香港回归前的心态是一种非常形象的通感比喻。97之前的香港处境仿佛后娘将养了多年的孩子还给亲娘,这个孩子无论如何是孤独的:后娘不再给奶吃了,但近百年的影响已经渗透到香港人的血液,虽不属同一宗族,但在文化与认同方面却更趋一致;亲娘虽然与自己血脉相连,且承诺了种种好处,但毕竟分开太久了,双方都显得陌生,都需要时间去适应。从某种意义上说,香港是没有归宿感的。她往哪里靠都靠不上,两个娘都不亲。
  而王家卫之所以选择到南美去思考如何面对97香港回归的问题,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从地球上看离香港最远的地方就是南美,他想知道自己在离香港最远的地方来看香港,会是怎样的角度和心情。《春光乍泄》里也因此多了一段把香港的画面倒过来拍的镜头,王家卫借着黎耀辉的嘴说出了远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看香港的一种普遍心态:布宜诺斯艾利斯与香港分属地球两端,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看香港整个是调转的,97回归后香港的一切会都被颠覆和调转吗?这种恐惧心态是当时每一个香港人回归前心态的真实、普遍写照。
  选择去南美思考香港回归问题,恰好还回应了整部影片关于孤独的主题——在五大洲里找,没有比南美更适合解读孤独主题的大陆了。我这一成见也许是由于《百年孤独》的巨大影响所致。南美是最热情奔放、最浪漫同时也是命运最多舛、最具有革命斗争气质的大陆。南美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南美是孤独、自由与奔放的代名词。无论是探戈、森巴还是足球,都是野性与激情表达的极致形式。阿根廷更是南美最让人瑕想连篇的国家,仅仅是潘帕斯草原几个字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王家卫在《春光乍泄》中显然采用了大量南美元素,或者说阿根廷元素:柔媚入骨的探戈舞、激情的博卡主场与街头足球。
  
  (三)悲剧
  在这次完整看《春光乍泄》之前,我非常不满意影片的结尾:黎耀辉、小张与王家卫,甚至香港都找到了心灵归宿,或者说面对问题的心态,而独独何宝荣被烂在千里之外的地球另一端了。我因为这样的结尾而无法原谅王家卫对待何宝荣与张国荣的不公平。
  但当再一次完整地仔细把整部电影看完,从电影的成功角度,我确实无法过多苛责王家卫对何宝荣角色的处理(对张国荣的处理仍然是不公平的):如果没有何宝荣被烂在异乡的悲剧性结局,所有的人都找到了心灵归宿,所有的人都有恰当的心态去面对孤独,那影片拿什么去震撼人心呢?
  就像《霸王别姬》里虞姬必须死、程蝶衣必须死一样,陈凯歌对李碧华原著的结尾改动无疑是《霸王别姬》具有穿透时空的感染力的重要原因:只有悲剧才能深入人心、真正打动人,这也是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想靠纯粹的喜剧来打动人的几乎没有。
  为了增强艺术感染力,王家卫对电影的处理也不能变成大团圆结局,或者说各自找到心灵归宿的结局,必须有人为电影的艺术感染力作出牺牲,而最合适的角色无疑是何宝荣——他最柔弱、最惹人怜爱,他颤抖的哭泣能让观众的心与他一起颤抖;而黎耀辉是不能以悲剧心态收场的,因为他身上还肩负着表达香港如何面对回归的心态问题,王家卫要给出一个不能说是积极但至少不是完全负面的答案。
  当然,这样的结局安排也许还有演员本身演绎的原因,如的灰所言,王家卫同时拍了梁朝伟与张国荣的哭泣镜头,但在最终剪片的时候,正面的哭泣镜头只给了张国荣,梁朝伟的哭泣只剩下小张带到南美大陆尽头录音带里那两声哭泣的声音了,并没有给梁朝伟任何一个哭泣的镜头,从这一点来看,在演技上梁朝伟已经输了。
  
  (四)时间
  影片另一个贯穿始终的主线,或者说王家卫所有的电影具有的共性主线就是时间。
  影片中镜头不只一次拍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快速奔驰的车流,其中最显眼的是不停向前的时钟。王家卫所有的电影都会不停地给钟表以特写镜头,即使《东邪西毒》无法以时钟表达也换成谷雨惊蛰一类的节气代替,以告诉我们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流逝。
  时间流逝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时间对我们来说,是见证我们生命和青春存在的证明,正如《阿飞正传》里旭仔让苏丽珍和他一起看着表数过的一分钟一样,那一分钟见证了他们是那一分钟的朋友。时间同时又会无情地将我们紧紧抓在手中的宝贵的东西夺走,一如青春、一如爱情、一如生命。《春光乍泄》中的何宝荣,在挥霍完黎耀辉的宠爱与甜蜜时光之后,面对他的是心灵与生命被彻底掏空的孤独、寂寞;《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年少时远离心爱的人去闯荡江湖,等时光将思念变成皱纹与白发,回到白陀山才发现自己爱的人已经嫁给了自己的哥哥…..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自己。
  他们每一个人,包括王家卫,包括我们自己,都被同样的问题困扰: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应当怎样渡过?以怎样的姿态去生活,才能平静面对不停流逝的时间?
  今天下午到晚上,我一直不停地回想生命中已经流逝的那些分秒,以及那些分秒里错过的人、感情与感动。这些所有的回想都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想看一看时光另一头那个最初的小女孩是什么模样。她也曾像何宝荣那样,挥霍过自己的青春与感情;也曾像欧阳锋那样,等时光逝去才明白最珍贵的已经永远失去。
  我明白我为什么喜欢《春光乍泄》、喜欢王家卫的电影了,因为里面关于时间流逝带来的痛苦全是我们真实的青春与心情。
  在今天下午美好的春光里,我重遇了《春光乍泄》。
  这次重遇让我泪流满面,让我知道我年轻的时候错过了他最好的时候、错过了在大银幕上看像《春光乍泄》这样电影的黄金时期,也错过了生命中许许多多美丽的人和事。年少的时候总是不懂珍惜,当时间已成灰烬,才明白,我们一生中真正值得过的,也就那几天、几个片断。
  美好的年华应当配美好的人和事。这是《春光乍泄》和王家卫带给我最大的收获。

(一)春光
今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完整看了第二次《春光乍泄》。
下午的时光就像电影的名字一样,春光明媚,草长莺飞,空气里都透着花的香味。
原本打算去看《泰坦尼克》3D的。看着窗外的无限风景,觉得这样美好恬静的一个下午应当看一部更值得的电影。显然,《泰坦尼克》尽管是个好片,却是个意义可以穷尽的电影,它的内涵与感动最多两遍就可以完整列举。而《春光乍泄》虽不是巨片,却是个意义无法穷尽的电影,每次看都有新发现和收获。所以,我选择了在家看粤语版《春光乍泄》。
虽然整部电影的情节已经非常熟悉了,尤其是何宝荣的每一个镜头已经在这一个月的反复温习中清晰刻在脑中,但之前切割性地观看还是影响了对影片的整体理解或感觉。这一次,我跳开对何宝荣的偏爱,以黎耀辉或王家卫的视角完整看完这部电影。
客观地说,尽管电影和导演对何宝荣、张国荣不公平,但这无疑是王家卫最出色的电影。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借用莫文蔚的歌词,尽管这样的感情看来有些霸道,但是它直白,真实。可以看作是黎耀辉与何宝荣的感情写照。
   黎耀辉总是被动的,仿佛永没有翻身的可能。他只能被何宝荣牵着走,不管是因为他那句有杀伤力的话,还是别的什么。他完完全全败给了这个妖魅的男人。他感冒还要为他做饭,他被打他要照顾,他为他擦身,他为他拿酒瓶子砸人,他为他赚钱,他为他......
   何宝荣受伤的那段日子是黎耀辉最高兴的,虽然整天像一个保姆一样照顾他,但他还是心甘情愿。“其实我不想他太快复原。”充满了多少无奈与眷恋。
   何宝荣是水。他的眼里即使没有泪也潋滟着凄迷。黎耀辉注定要被他玩弄。他最后决绝地离去是一座海底火山的爆发,表面风平浪静,其实是水与火在心底的碰撞与纠结。
   何宝荣是火。他一再主动,一再索取。他要无条件地得到。他甚至不肯有半分退让,半分怜悯。最终,他错了。他以为不被伤害的最好办法先去伤害别人。他以自己的爱情观要求他,他以为这就是对待爱人的方式。其实,他才是被伤得最深的人。幼稚的他,已经失去了“从头开始”的机会。

(二)孤独
整部电影从情节上看以黎耀辉的故事为主线讲了三个人的故事: 黎耀辉、何宝荣、小张。黎耀辉与何宝荣怎样缠绵、斗气、吵架,最终分开,小张怎样以自己的青春、执着以及回归使黎耀辉找到了飘泊的心灵应当停留的地方。而影片之所以备受赞誉,更在于王家卫借着黎耀辉和小张的经历与心情描写了97香港回归前的心态:即使逃避到离香港最远的南美、逃避到世界的尽头,最终也要面对时间跨入1997这一现实。
这些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是在讲一个故事:一个孤独的人在寻找一个可以回家的地方、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黎耀辉来说,何宝荣受伤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因为他哪也去不了,因为他受了伤形成了对他百分之百的依赖。想着家里有一个自己爱的人在等着自己,脸上不用笑出来心里也是开心的,小张从他的声音就能辨别出来。有何宝荣在,那个小屋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对何宝荣来说,黎耀辉是他撒娇任性的对象,是他感情上欲予欲求的提款机。他总以为,无论自己以多么离谱的方式折腾对方,只要说那句“不如我地重头来过”,黎耀辉的防线就会全线崩溃,回到自己身边。
对小张来说,仿佛只有不断地丈量未知的土地、走到世界的尽头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但当他从地球最远端回到家里吃下家里的汤圆馄饨时,才明白,他之所以能有胆量走那么远,是因为始终有一个地方可以回去。
王家卫的电影里,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
黎耀辉是孤独的。他受不了何宝荣的任性离开了他,尽管他最终到达了瀑布,但他明白,瀑布之下应该站着两个人。这盏瀑布灯是电影里最精彩的道具。旋转的伊瓜苏大瀑布下面站着两个人的身影。本来,生命中这样极致的美丽和激情应该和自己的爱人同享,而不是一个人孤独地品尝。
何宝荣更是孤独的。他肆意挥霍着黎耀辉对他的爱,最终黎耀辉离他而去,他失去了一直承受自己无理任性的黎耀辉,也就失去了感情的底线。何宝荣离开黎耀辉,黎耀辉虽然痛苦,但最终却能在小张身上找到新生。而黎耀辉的离去,彻底掏空了何宝荣。何宝荣倒在沙发上哭到全身抽泣是张国荣在影片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也让我的心被掏空。
与两个主人公类似,香港也是孤独的。以人的孤独情感来比喻香港回归前的心态是一种非常形象的通感比喻。97之前的香港处境仿佛后娘将养了多年的孩子还给亲娘,这个孩子无论如何是孤独的:后娘不再给奶吃了,但近百年的影响已经渗透到香港人的血液,虽不属同一宗族,但在文化与认同方面却更趋一致;亲娘虽然与自己血脉相连,且承诺了种种好处,但毕竟分开太久了,双方都显得陌生,都需要时间去适应。从某种意义上说,香港是没有归宿感的。她往哪里靠都靠不上,两个娘都不亲。
而王家卫之所以选择到南美去思考如何面对97香港回归的问题,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从地球上看离香港最远的地方就是南美,他想知道自己在离香港最远的地方来看香港,会是怎样的角度和心情。《春光乍泄》里也因此多了一段把香港的画面倒过来拍的镜头,王家卫借着黎耀辉的嘴说出了远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看香港的一种普遍心态:布宜诺斯艾利斯与香港分属地球两端,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看香港整个是调转的,97回归后香港的一切会都被颠覆和调转吗?这种恐惧心态是当时每一个香港人回归前心态的真实、普遍写照。
选择去南美思考香港回归问题,恰好还回应了整部影片关于孤独的主题——在五大洲里找,没有比南美更适合解读孤独主题的大陆了。我这一成见也许是由于《百年孤独》的巨大影响所致。南美是最热情奔放、最浪漫同时也是命运最多舛、最具有革命斗争气质的大陆。南美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南美是孤独、自由与奔放的代名词。无论是探戈、森巴还是足球,都是野性与激情表达的极致形式。阿根廷更是南美最让人瑕想连篇的国家,仅仅是潘帕斯草原几个字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王家卫在《春光乍泄》中显然采用了大量南美元素,或者说阿根廷元素:柔媚入骨的探戈舞、激情的博卡主场与街头足球。

地球另一端的那个瀑布
   片中航拍的那个伊瓜苏瀑布,很多人看了都觉得无聊。我却是由那一分多钟的大全景爱上了阿根廷,爱上了那奔涌而泄的美。配乐是著名的西班牙民歌《鸽子》。我便尝试着以鸽子的视角观赏瀑布。一只鸽子在瀑布上空飞翔固然是很诡异的画面,或许你不能相信,可我却这样做了。我试着想象那巨大的深邃的蓝色下面埋藏着我折了翅的爱人,于是我唱着“咕咕噜咕咕......”,并在心底默默哀悼。
   年幼时无知的我曾认为地球另一端的人的生活与我们应该是完全颠倒的,他们是可以头朝下悬在空中走路的。就如同电影中以倒镜方式呈现的香港。多年后的我,即使不再无知,也不禁去想象那么宽广的瀑布直铺入云会是种怎样的景观。
   看过《春光》,我就不敢错过任何有关伊瓜苏的消息。影像纪录,文字报道,摄影作品等种种。可是无论怎么看,都不是《春光》中那个有着忧郁气质的瀑布,我看到的尽是阳光普照,游人欢愉的景象。失望。
   但我还是不放弃想象。想象着多年后的某个秋天,站在黎耀辉曾经站过的位置,感受由身到心的凉,体味孤寂与落寞。

(三)悲剧
在这次完整看《春光乍泄》之前,我非常不满意影片的结尾:黎耀辉、小张与王家卫,甚至香港都找到了心灵归宿,或者说面对问题的心态,而独独何宝荣被烂在千里之外的地球另一端了。我因为这样的结尾而无法原谅王家卫对待何宝荣与张国荣的不公平。
但当再一次完整地仔细把整部电影看完,从电影的成功角度,我确实无法过多苛责王家卫对何宝荣角色的处理(对张国荣的处理仍然是不公平的):如果没有何宝荣被烂在异乡的悲剧性结局,所有的人都找到了心灵归宿,所有的人都有恰当的心态去面对孤独,那影片拿什么去震撼人心呢?
就像《霸王别姬》里虞姬必须死、程蝶衣必须死一样,陈凯歌对李碧华原著的结尾改动无疑是《霸王别姬》具有穿透时空的感染力的重要原因:只有悲剧才能深入人心、真正打动人,这也是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想靠纯粹的喜剧来打动人的几乎没有。
为了增强艺术感染力,王家卫对电影的处理也不能变成大团圆结局,或者说各自找到心灵归宿的结局,必须有人为电影的艺术感染力作出牺牲,而最合适的角色无疑是何宝荣——他最柔弱、最惹人怜爱,他颤抖的哭泣能让观众的心与他一起颤抖;而黎耀辉是不能以悲剧心态收场的,因为他身上还肩负着表达香港如何面对回归的心态问题,王家卫要给出一个不能说是积极但至少不是完全负面的答案。
当然,这样的结局安排也许还有演员本身演绎的原因,如的灰所言,王家卫同时拍了梁朝伟与张国荣的哭泣镜头,但在最终剪片的时候,正面的哭泣镜头只给了张国荣,梁朝伟的哭泣只剩下小张带到南美大陆尽头录音带里那两声哭泣的声音了,并没有给梁朝伟任何一个哭泣的镜头,从这一点来看,在演技上梁朝伟已经输了。

故事以外的故事
  《摄氏零度·春光再现》的碟是去年才买到的。还是翻来覆去地看。
   王家卫是个极度残忍的人,那些被他剪下来的废弃胶片足够再接成一部完整的电影。可怜的关淑仪,在《春光》没有她的一点影子。再看《再现》,那个陌生女人的疏离冷漠的气质被她演绎地恰到好处,没有丝毫矫揉造作。但王家卫还是把她删除了,没有余地的。
   拍摄时间一拖再拖,足足六个月。整组人都患了思乡病,还曾受到当地黑社会的恐吓威胁。张国荣的了阿米巴痢疾危及生命,梁朝伟甚至设计了逃跑路线......还好,还好这些都结束了,我们有幸看到《春光》看到《再现》。看到何宝荣的缥缈神情看到他的迷醉,看到黎耀辉在房间里烦躁不堪看到他的无奈与茫然。
   《春光》,黎耀辉与何宝荣在厨房共舞。《再现》,梁朝伟和张国荣在学探戈。
   《春光》,黎耀辉如痴如醉地将头埋入何宝荣怀中。《再现》,张国荣眼神迷离地将手缓缓抬至嘴边,似在抽着一只虚拟的烟。
   《春光》,黎耀辉凝视熟睡的何,手指温柔地抚过他的面庞。《再现》,何宝荣蹲在黎耀辉床边,望着熟睡的黎,抬起自己重伤的手,轻轻触摸它的指尖。
   《春光》,黎耀辉在酷热的午后修理屋顶,何宝荣在他背上浇水为他降温。《再现》,何宝荣纠缠着黎耀辉,黎耀辉疯狂地吻着他,两人在空旷的屋顶缠绵。
   ......
   张国荣过生日,王家卫就顺水推舟地拍了一场何宝荣生日的戏。
   片场,众人为张国荣庆生,唱歌,祝贺,合影,微笑。电影,黎耀辉为何宝荣庆生,在那间阴暗逼仄的小屋里,两个爱着的人笑着,闹着,吻着,拍照。
   《再现》,黎耀辉自杀,粘稠的血液焦灼着缓缓流过。《春光》,何宝荣抱着那张两人都曾盖过的被子失声痛哭,面容扭曲。
   ......
   《再现》中的小张,一个无聊透顶又几度可爱的人。
   拿着从不离手的破录音机,抱着对陌生人的好奇与热情。不断地追问关淑仪,不断地表达自己。在火车上突然向打架,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依然快乐着。在黎耀辉的公寓偷穿何宝荣的衣服,在镜子前摆pose欣赏自己,却不知黎耀辉静静地看着他,心思繁乱。
   走走。停停。再走。不停。
   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开心地在外面走来走去,因为他知道有个地方可以回去。”
   小张无疑是整部电影中最潇洒的人。他是被彻底放逐的,没有羁绊,但他始终都有归宿。

(四)时间
影片另一个贯穿始终的主线,或者说王家卫所有的电影具有的共性主线就是时间。
影片中镜头不只一次拍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快速奔驰的车流,其中最显眼的是不停向前的时钟。王家卫所有的电影都会不停地给钟表以特写镜头,即使《东邪西毒》无法以时钟表达也换成谷雨惊蛰一类的节气代替,以告诉我们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流逝。
时间流逝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时间对我们来说,是见证我们生命和青春存在的证明,正如《阿飞正传》里旭仔让苏丽珍和他一起看着表数过的一分钟一样,那一分钟见证了他们是那一分钟的朋友。时间同时又会无情地将我们紧紧抓在手中的宝贵的东西夺走,一如青春、一如爱情、一如生命。《春光乍泄》中的何宝荣,在挥霍完黎耀辉的宠爱与甜蜜时光之后,面对他的是心灵与生命被彻底掏空的孤独、寂寞;《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年少时远离心爱的人去闯荡江湖,等时光将思念变成皱纹与白发,回到白陀山才发现自己爱的人已经嫁给了自己的哥哥…..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自己。
他们每一个人,包括王家卫,包括我们自己,都被同样的问题困扰: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应当怎样渡过?以怎样的姿态去生活,才能平静面对不停流逝的时间?
今天下午到晚上,我一直不停地回想生命中已经流逝的那些分秒,以及那些分秒里错过的人、感情与感动。这些所有的回想都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想看一看时光另一头那个最初的小女孩是什么模样。她也曾像何宝荣那样,挥霍过自己的青春与感情;也曾像欧阳锋那样,等时光逝去才明白最珍贵的已经永远失去。
我明白我为什么喜欢《春光乍泄》、喜欢王家卫的电影了,因为里面关于时间流逝带来的痛苦全是我们真实的青春与心情。
在今天下午美好的春光里,我重遇了《春光乍泄》。
这次重遇让我泪流满面,让我知道我年轻的时候错过了他最好的时候、错过了在大银幕上看像《春光乍泄》这样电影的黄金时期,也错过了生命中许许多多美丽的人和事。年少的时候总是不懂珍惜,当时间已成灰烬,才明白,我们一生中真正值得过的,也就那几天、几个片断。
美好的年华应当配美好的人和事。这是《春光乍泄》和王家卫带给我最大的收获。

最有杀伤力的话
   不如我哋由头来过。

本文由必威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摄氏零度土壤上的零碎记忆,春光乍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