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黑色幽默,落叶归根

2019-09-23 作者:港台明星   |   浏览(140)

   我本以为赵本山是不会拍电影的,至少不会是个一流演员,在我一贯的思维力,二人转演员就只适合扎根于东北独特的民俗土壤,在小品的舞台上取悦于大众,离开这些条件,这种艺术只会是一直大俗,难大雅。
  但是,看了落叶后,我放弃了原有成见,相对近年来大多数粗制滥造的国产电影,这部具有现实意义的电影,绝对称得上是阶段性的里程碑代表作,在这部电影里,“老赵”完完全全地把一个底层草根角色演活了,而且毫无一丝矫揉造作的痕迹,但却直戳中你我内心柔软的部分,在导演一路长短镜头的循循善诱下,告诉我们现实生活中那些被我们忽视的平庸的力量,而那些人里面,也许就有平日里碌碌而活的你我。
  公路电影的魅力在于,前方道路的未知和神秘,更容易让观影者产生代入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观众沉浸其中,和电影的主人公一道,或踽踽前行或快马加鞭,来迎接着未知旅途的人和事。
  但对老赵而言,他却没想那么多,和他一起在工地打工的工友死了,老赵承诺一定把他的尸体背到他家乡,落叶归根。于是,他扛着一具尸体从繁华的深圳 出发,穿过正在建设的中国城乡结合部,前行在盘曲秀山的山间公路,终于有一天他信守诺言,把他的工友(骨灰)送到三峡水库边上的家里,然而,却是人去楼塌——随着国家的大型水利,工友的家人已经迁移他处,影片到这里骤然落幕,就像未弹完的琴弦一样。
  这一路上,老赵碰到很多人,一些人邪恶,一些人善良,还有一部分人麻木不仁,比老赵背上的尸体还要冰冷,这麻木的一类甚至比正、邪更让人生畏。因为邪恶、善良有时候也不一定又严格的界限,就像电影里抢天抢地抢空气的抢匪,到最后还会因为被老赵感动而仗义疏财,而貌似善类的路人甲乙丙丁,则往往可能给你挖好了陷阱,然后落井下石……这类的桥段电影里展示很多,真正的善应当是人们心里真正的淳朴,所谓的真善美,大概就是你我心里最后的一点良知,而恰是这样的单纯才是让你我感动的伟大力量所在。然而那些如鲁迅笔下麻木不仁围观的力量,却是让人望而生畏,它冷冷地观望着,不施援手,也不趁火打劫,这个僵尸的人格充斥社会的每个角落,构成了今天你我每天都能在媒体看到的各类熟视无睹的新闻段子。
  我没想到几年前居然有这样一部公路电影,这是一段不平凡的“平凡之路”,也是经常被你我忽略的屌丝人生的荒诞“囧途”,也许因为电影审查的缘故,导演只是点到为止,但之于中国一些所谓关照现实的文艺片,落叶归根才是真正落地的写实主义电影。抛开小品舞台上一脸狡狯嘴脸的赵本山,那一脸的憨厚,让我想起了千里走单骑里的高仓健,斯人已去,但关于一诺千金,两位在荧幕上所诠释出来的人格魅力,却是相通的。

     又看到了张扬的作品,风格还是那么的另类,充满了对残酷现实的讽刺,而这次的又多了些黑色的幽默。
      赵本山一直是我比较敬佩的演员之一,他对于幽默有中特别的理解,他是一个从生活底层走向社会上流的最好的典型,但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对于生活的理解都是有别于常人的,他是有喜剧天赋的。每年在包括春晚的各种晚会上看到他的小品,无论作品编得好坏与否,他的表演总是投入甚至是忘我的,我尊重他的敬业精神。演小品的人中在我看来也只有当年的陈佩斯能与之相提并论吧~
      这次张扬和赵大叔拿死人开了一把玩笑,其实应该说是用死人来开了许多活人的玩笑。背着死去的工友回老家,这个在简单不过的情节,在印象中这种背着谁的影片还是有那么几部的,这次的《落叶归根》又貌似一出奇遇式的历险记故事,其中夹杂着不少诙谐有趣的元素。这对于演惯了小品的赵本山大叔来说也不算是难事,其实他不仅是喜剧演得好,正剧也能体现他的演技,也许没那么多深奥的东西,就一个“真”字吧。故事很突然的开场了,接下来就开始背人上路了,无非就是一路上的各种经历而已,可导演却想方设法在枯燥平淡的旅途中加入各种跌宕起伏的情节。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都出现在了这部电影中,而且都可以说是大腕级的演员了,什么匪徒郭德纲、货车司机胡军、老人午马、路人夏雨、养蜂人郭滔、捡破烂的宋丹丹、民警孙海英等等,他们都是一路上给予过老赵帮的人,当然他们许多也得到了回馈—比物质帮助更重要的东西,世间百态都呈现了出来,他在传递着两个主题:人一定要坚持,人一定要回家。
      “你就算是死了,我背也把你背回去!”冲着刘全有这句也许是醉酒后的话,老赵就真的想醉酒死了的刘全有背回老家入土为安,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也是有悖常理的。但一个农民工又能想多少呢?“仗义!”匪徒郭德纲的一句话慢慢点开了电影的主题,当路上那么多冷漠、自私甚至是十恶不赦的人在老赵的奇遇中“现眼”时,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见证了这一切,老赵一次的把工友放下又一次次背起,有点小聪明但却不太聪明的他用尽各种方法来“运送”工友的尸体,于是就产生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可是笑着笑着又发现:他况且还能做到这样,那么其他人呢?
      一路上有偷他钱的,有给他们假钱的,有“宰”他们的,还有利用他们的。我想要是那些人都知道老赵背的是一个死人,而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让工友落叶归根时,他们又该如何去面对这具开始变黑变臭的尸体呢?
      女朋友不见了应该在试着重新把她找回来,很久没回家了应该去看看家乡的父母了,膝下无儿无女的老人可以用模拟的丧事来告慰自己孤独的心,做事没有长性的年轻人却要骑车去西藏,母亲可以捡破烂、卖血来供儿子读大学……所以老赵也可以用双肩背着工友的尸体会家乡。只要有信念,家就总在前行的方向上,人总得有个盼头,哪怕是躺在你身边的是一个死去的人,他也有他的归属,刘全有生前就是想回家啊。
      其实这部电影中的赵大叔并不好笑,有点可怜,不过他还算是幸运的,黑色幽默终究也是幽默,许多的巧合总会化解掉各种矛盾和困难,然而现实生活中就远没有这样了。当故事快结尾时,他们走到了最后一段公路上,一路上经过他们的司机一了解到情况就没有一个肯停下来给予帮助的,也许他们的戒心太重了,谁又敢相信一个背着死人的活人呢? 然而最后他们却全部在一个山体滑坡的路段停下了车轮,排着老长的队的司机和乘客们都眼睁睁的看着老赵背着工友从后面赶来,并一个一个的超过他们,这一幕很有意思。我想这时刘全有最好应该像当初刚上路的时候那样突然睁开眼睛来看看眼前的这些人,然后在由老赵把眼睛给抚闭回去,呵呵
~
      最后故事还是戛然而止了,老赵又上路了,去寻找刘全有那个“新”的家了。
      有时候也奇怪,人的力量真是说小也小,说大也是非常之大的啊~~~

   首先要说明这不是一部喜剧片,更不适合贺岁档的喜庆气氛。如果你是冲着赵本山的大名和对他所能带来的欢笑的幻想而观看这部影片,那么你肯定会失望,而且会相当失望!因为这部电影被导演张扬拍得过于沉重,情节也过于牵强。张扬之前所宣称的黑色幽默更多的是将黑色甚至黑暗展现了出来,而毫无幽默可言。但作为一部中国少有的“公路电影”,影片的尝试的意义更大于票房和口碑。
   公路电影最初出现在美国,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它与西部片颇有相似之处:两者都是美国文化特有的产物,两者描绘的也都是对美国边疆的探索。不同之处在于,西部片的时代背景是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片中的英雄们骑马越过辽阔的草原沙漠,公路电影的时代背景则设定在二十世纪,车辆成为冒险探索的工具;西部片影片强调人与自然搏斗而胜利的过程,以及沿途所出现的种种困难险阻,如红番、狼群、暴风、冰雪等,多半是主人翁需要奋斗克服的,自然或野蛮的目标。公路电影则受到现代主义的影响,主人翁在沿途所遇到的事件与景观,多半是在为本身的孤独疏离作注脚;西部电影里的旅程,是为了主角要完成某一特殊目的而存在。公路电影里的旅程,则多半是主角为了寻找自我所作的逃离,旅程本身即是目的,而通常发生的结果是这条路把他们带到空无一物之处,他们的自我也在寻找的过程中逐渐消失了。简而言之,西部片突出个人的冒险刺激,而公路片则反应人的内心情感。
   影片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2005年1月,湖南民工李绍想把自己因醉酒引发心脏病死亡的工友从福建龙岩送回老家湖南衡阳,李绍也因此成为2005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片中赵本山扮演一位打工农民,自己的一位工友在工地喝酒时死于意外。为了完成对朋友家人的承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背着工友老王的尸体,带着老板给的赔偿金,踏上了返乡之旅。老赵一路上历尽艰辛,除了隐瞒老王是个死人,还要处处躲避警察的盘问,在肩上背,放车里推,甚至绑在卡车轮子里滚,老赵想出了各种办法将老王带回家乡,但一路上发生的种种事情一度让他有了放弃甚至随老王而去的念头。他自己的钱被人偷走,吃饭被痞子勒索六百,更让他绝望的是老板发给老王的赔偿金竟是假币!好在路上不断有好心人帮助,老赵才挺了过来,但最后终因精疲力竭,昏倒在途中。醒来后,老赵发现自己被警察送进了医院,而警察随后告诉苏醒的老赵,根据中国的法律:"尸体的运输除特殊情况外,必须由殡仪馆承办,任何单位和各人不得擅自承办;凡异地死者,其尸体要就地尽快的处理掉”等规定,他们已经将老王的尸体火化了。最后警察和老赵捧着老王的骨灰,来到老王的家乡,但由于三峡的建设,老王的故居已经拆迁,于是,老赵又踏上了另一段新的旅程……
   这部影片很难不让人联想到 Tommy Lee Jones 的处女作《艾斯卡达的三次葬礼》(《The Three Burials of Melquiades Estrada》),但显然张扬的导演功力远不及大导演 Tommy Lee Jones,《艾斯卡达的三次葬礼》充满了人性的救赎,而在《落叶归根》中将现实的黑暗放大化了。同样是出于友情,同样是为了一句承诺,同样是带着尸体上路,为什么要千里背尸回家?或者说这样的一个过程是否具有意义?两个导演的回答截然不同。影片的英文名叫做《Getting Home》,我想影片的初衷应该是表现中国传统的农民对家的看重。中国人骨子里就有一种“落叶归根,入土为安”的思想,家是一个人最后的依靠。老赵在拘留所里和宋丹丹一起唱的那段“我想有个家”不知是多少农民工的心声。而一旦一个人什么都失去了,家将是他活下去的最后动力。但《落叶归根》似乎在逃避正视这样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那就是社会上的黑暗力量将不少农民工朴实的希望击碎,甚至将他们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张扬太想讨好观众,所以他请来了以笑声让大家铭记的赵本山,而且时刻不忘标榜影片的黑色幽默。他想透过赵本山的眼睛,在这一路上观察各种中国人的生活:有大车司机为了爱情而痛哭,有孤独的老人为自己办生葬,有小镇警察对洗头妹的暗恋,有拾破烂的母亲对儿子的爱。只不过这些元素放在一个所谓轻喜剧的背景下,不但不能表达导演想表达的东西,反而显得枝节太多,和主题无关。影片开始时郭德纲扮演劫的匪被老赵的仗义所感动而放弃抢劫算是一个亮点,但可惜我们要问凭什么又是河南人演劫匪?拘留所中的那段唱赞歌似的联欢会,小孩子没有没脑的诗朗诵堪称作败笔,明显是为了迎合电影局的审查。影片对一些细节的设置也是粗枝大叶,甚至连累到了赵本山的表演。哪个农民会在睡觉的时候放心地把五百元钱大大方方地放在上衣口袋?哪个农民会一双大脚对着田里的秧苗就踩过去而毫不心疼?影片最出彩的地方来自老赵自杀那段,他为老王挖坑自己亲自躺在里面试大小,然后突然发现里面竟然“最舒服”,从而产生了永远躺在里面的念头,加上后面他企图自杀的种种尝试,可以被称作是地道的“黑色幽默”,只可惜类似的场景太少太少,实在浪费赵本山的喜剧才能。最后就是老王的尸体被警察火化那段,令人感到矛盾得好笑。老赵这样一段艰辛的背尸返乡的旅程换来的竟然是——尸体被警察火化!这实在是一个愚蠢的自我否定。因为这样一来,就意味着老赵的行为是毫无意义的。不但没有完成对朋友家人的承诺,还得不到官方的认可。那张扬你拍这个影片的立意何在?想告诉我们中国社会的荒谬?还是想嘲笑想法朴素的中国农民?依我看,张扬对“公路电影”和“黑色幽默”这两个词的理解实在浅薄而可笑。
   难道他没有看过《艾斯卡达的三次葬礼》?

本文由必威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叔的黑色幽默,落叶归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