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镜,这不能说是一次好的观影历程

2019-09-23 作者:港台明星   |   浏览(129)

一部杰出的作品可以让不同的人从中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色,以此为标准的话,姜文老师的这部电影毫无疑问远超水准之上。仅仅从这短短一段时间内评论的数量就可以看出来。

姜文的电影从来不是只看一遍就行的!没有争议就不是姜文!非常反感那些一出电影院想都不想就来打一星两星的人,为了黑而黑!电影依然保持姜文的高水准,姜文的风格,节奏依然飞快,台词依旧话唠,依旧充满了反讽,观众需要保持高度集中大脑转速飞快才能跟得上电影的节奏和剧情的推进。 故事也是简单易懂包袱也挺密,即满足了普通看电影只图个乐子的观众,也满足了喜欢电影的观众,姜文自己也说过讲好故事不难难的事不讲故事,姜文的电影向来注重的是人物和细节,所以看一遍是不行的,就是要反复去看才能发现其中的奥妙,就是需要你去过度解读,往往看完姜文的电影后大家都喜欢讨论,讨论电影中的某些细节某些人物某些台词,会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能够让人们讨论的电影思考的电影才是好的电影不是吗!

《侠隐》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基本上每年都要看1-2遍,知悉姜文将会改编至大荧幕,早就期待着,如今电影上映,当然第一时间观看。看完后只有一句话:这和原著已然两个故事,虽然故事整体框架基本相同,只是个别地方做了调整。

而越多地阅读这些评论,我越发觉我没有必要写我这篇评论——或者说,没有必要再从评论电影的角度写我的文章,不是因为我能说的都被别人说完了——说到底,许多影评人的水准本就远在我之上。

我喜欢姜文的电影喜欢他的风格!总之这部邪不压正全程高能,我看的很爽!本来是想再看几遍再来好好写,但是看到这个分实在是不致于啊,就算是正常发挥应该要再高点,再不好也不至于是烂片!那些打一星两星的请你好好想想再来好吗!

原著是作者张北海先生献给旧北平的一首挽歌,缅怀的是一种已然逝去的文明。这种文明是什么呢?具象化的表现是,旧北平的世态风物,街道、建筑、衣着、饮食、人们的生活和交往方式等,这背后的,正是张北海先生认为的那种优雅闲适温情脉脉的文明。着力于此,北海先生才不厌其烦地描写人物行走在每一条巷道、每一顿吃的、过的每一个节日、穿的每一件衣服,已然逝去的世界在他的笔下如在眼前宛如重生。所以那么多看过原著的人才说,想到北京涮羊肉了。为了能再现那个旧北平,据说北海先生高价收购了许多旧北平的资料研读,尤其是北平地图,在写作的时候,更是将地图悬挂于墙,时刻揣摩。倾注的感情越多,写得则越细,等这种文明被日本的铁蹄或者说时代的巨轮碾碎,引起的悲痛越沉郁。因为这种主题,作者笔调舒缓,语言清丽,不见雕琢的痕迹,真若出水芙蓉,只见浑然天成之美。

而是因为,不管我们说什么,可能对姜文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吗?可能改变这个男人前进的方向吗?

如此看,原著的这种风格和姜文是天生冲突的。纵观姜文的影视作品,尤其是他自编自导的作品,节奏凌厉,色彩鲜明,表演生猛,各种过火的幽默和讽刺,特别是作品的主题,往往带着明显破坏和解构甚至革命意味。他也缅怀,比如第一部导演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但这种大院子弟的缅怀依然建立在对特殊年代的戏谑和反思之上。特殊年代人们的宏大的理想和高扬的激情也被一群孩子抽烟、打架、泡妞以及傻子口中的古鲁木式的滑稽口号取代了。他和那个时代亲密却又疏远,总是试图伸手温柔触碰却又极力抡起大棒批判。事实上,这正是出生于特殊年代的姜文们对他们的青春时代特殊感情。那个年代赋予了他们革命的天性,长大后,他们要革一切的命,包括也有美好回忆的青春时代,正因为这份美好,革命之中却又带着试图与那个时代的媾和之情。再比如冯小刚最近的《芳华》则更见这种极致的矛盾。但一旦离开那个时代,他们则表现出革命的天性,试图破坏一切,消解所有既定,至于重建,压根不在他们的思考范畴。如姜文其后的《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典型如张艺谋和他早期的电影作品。

答案早已借四郎之口说出:“改不了,天生的!”

所以,姜文注定是不能还原原著《侠隐》的神韵,原著粉注定会失望的。对于姜文来说,原著只是为他提供了背景和故事的框架,至于其他的,他注定要推翻了重来,包括人物的重塑。说白了,电影是他姜文一个人的,和原作者无关。两人审美情趣的天差地别,注定演绎不同的故事。在姜文,因为这不是那个生他养他的时代,所以他的革命激情爆发得淋漓尽致。

我们所发表的评论,其实只是映照出我们自身罢了。无论是大呼痛快,连声赞美;还是详实考据,反复推断,又或者是重重批判,层层否定——所见之物,恰为想见之物。仅此而已。

电影的节奏在这点上表现得最为明显,也成了电影最大的问题。整个电影就像上了膛的汤普森,碰碰咔咔,子弹漫天横飞,枪响震耳欲聋,要的就是猛、快、狠、酷、硬,甚至不需要停下来看看是否击中目标。对于观众来说,你根本来不及思考,就被剪辑飞快的画面如一梭子一梭子的子弹击中了。临死之前,你都无暇问一句:是谁派你来的?节奏太快,密不透风是姜文后期电影做显著的问题,这在备受好评的《让子弹飞》里已初见端倪。只不过,那时候,姜文扫了一梭子子弹后,还会偶尔停下来,而到了后来,则容不得片刻停顿了。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密集的叙事初看很精彩,时间长了,就令人疲倦了。正如伟哥吃多了,刚上场精神倍棒,时间长了,是个人都受不了。节奏出了问题,整个电影的观影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可能这正是电影评分持续走低的原因。

子弹飞过,姜文依然是姜文,世界依然是世界。那么我们呢?当白马火车再度扬起尘土,夕阳下英雄却只能一骑绝尘而去,我们经过这两个小时之后,是否有所变化?

为了适应这种节奏,人物的表演就得夸张,姜文自己不必说,廖凡、根本一郎、许晴以及那个老外,人人都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摄影构图一到他们身上也开始陡变,从周韵和彭于晏的正常取景到大量近景特写快速切换和刁钻的角度。要说唯一正常一点的,正是周韵和彭于晏了,摄影到他们的部分,才开始回归到平常的电影模式上来。这可能也是观众持有非议的原因。

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尽管这样,电影完成度也是相当高的,而且可见姜文电影素养的深厚,才气溢出屏幕,就像冯小刚说的,其他导演是有没有才华的问题,而姜文的问题时如何节制他的才华。这话有一定道理,什么时候姜文开始节制了,他的电影就能回到《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的水准来。

又及,与其在这里耍小聪明, 还不如借机向大家请教两个我在片中没完全看明白的问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高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师爷被炸两截那里两件骗了的事情究竟是什么?这是问题一

最后的三天三夜中,每夜不断重复巨大圆月之下不知由来的雪花纷飞,万民伞倒,究竟是什么寓意,不知道大家想的和我一样不一样。这是问题二。

还望高人前辈不吝赐教。

本文由必威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如镜,这不能说是一次好的观影历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