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心得,生命的意義與重量

2019-10-15 作者:港台明星   |   浏览(131)

以下有其他電影劇情洩漏

其實對我來說這是一部很難的電影,片中所討論的議題觸及了哲學、心理學、科技、及生物學,討論的範疇之廣,於我而言是承載著「生命之重」的電影;然而,內容雖然難卻不硬,只要多思索個幾天、再多看個幾次、甚至是看個解析,相信你也能明白、並引發你去思考同樣的疑問。
基於這只是一篇純粹的心得分享,在這裡就不多做解釋,只以我特別感興趣的部分寫些想法;至於,本片所拋出的疑問,還是得由你親自觀看後自行解惑了,而我也得說,這絕對是一部你應該要看過的動畫片。

原本都以小眾電影為主的我,壓根都沒想到我可能也被現代電影華麗的包裝、快速的劇情發展所影響;當我看著這部電影的時候,才突然發現電影原始面貌的魅力是內斂低調的,他並不用大量的特效、武打場面去刺激觀者,而是致力於將所有的人、事、物都符合本片的年代設定(2019年),並且去探討人與複製人之間的關係。

看這部片的時候會想到那些科幻電影呢?

本片的時間點設定在2029年,人類可以選擇自己的義體、可以將腦袋改成電子腦,以便人類更有效率的利用資訊、查找資料,在那個時候,身體及腦袋都像是超商中的商品,你以意識選擇你需要的,而也只剩下”意識”是真正屬於自己的。
於是,這也產生了一個問題:究竟何謂「人」?
「正如要有林林總總的部分,才能組成一個完整的人。想要構成迥然不同之人,所需要的東西多的千差萬別;異於他人的面容、下意識裡的聲調、夢醒時凝視的手掌、兒時的記憶、未來的期盼、還有我的電子腦所觸及的訊息海洋及廣闊的網絡,所有的這一切,孕育了”我”。個人意識的昇華,使我意識到自我的存在,同時也將我限定在”自我”之中。」
當只有”意識”是個人的所有物、是唯一自由的存在時,又何必寄居於義體及電子腦中呢?

簡單來說,這是一部步調極緩慢的科幻電影,甚至你會覺得有些拖沓、不耐煩,所以對我來說要如何抽離自己是在觀影過程中一直必須克服的。然而其極度現代化的場景則完全能說服我,這是一個未來的世界,所探討的是一個很巨大的問題、也絕對是機器人時代來臨前必須探討的。

第一部應該會是 Moon (2009),阿湯哥飾演的 Jack 可對應到 Sam Rockwell 飾演的 Sam,在劇中為 Jack 妻子兼塔台人員的 Victoria 則是 Kevin Spacey 配音的智能電腦,Gerty。如果你看過這部片,那麼在 Oblivion 開演沒多久由 Victoria 和總部之間的對話中便不難可猜出這齣戲會玩什麼把戲,雖然只是就科幻影迷角度的猜測,並無直接證據,但也八九不離十。

這是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而且我們正在通往這個問題的路上,我相信有一天它會不再只是個問題,而變成你我都必須認真思考的「選擇」。
當然,在本片中草薙素子起初也並未認真的看待這個問題,直到在某次清除”魁儡師”(即駭客)的任務中,她發現到,記憶是可以被捏造的,魁儡師可以透過網路入侵電子腦並植入虛擬記憶,再利用被入侵的個體達成目的。
於是,她開始對自己是否真正存在過感到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也只是被捏造的、是不是只是被利用來完成任務的工具而已?
「如此說來,我認為你們人類的DNA也不過是一段被設計用來自我儲存的程序。生命就像誕生在訊息洪流中的一個節點,DNA對於生命而言,就像是人類的記憶系統一樣,獨一無二的記憶造就了獨一無二的人,雖然記憶本身就像是虛無的夢幻,人還是要依賴記憶而存活。當電腦已能使記憶外部化時,你們應該認真思考一下其中的意義。」
當由記憶組成的“自我意識”都可以被捏造,「人類」的定義又是什麼?

而對我來說,看科幻電影最有趣的是去看人們如何想像未來的世界;當我在看這部於1983年上映的《銀翼殺手》時,心情是格外興奮的,但同時又參雜著複雜的情緒,30年前的人們是怎麼想像我們的生活的?30年後的我們是不是也真的如他們預期的發展了呢?
事實上,我們遠遠落後前人的預期,甚至我們思考的範疇也不夠宏觀,至少目前為止我們只是一昧的追求機器人進入我們的生活,卻依然沒有太多的討論針對人工智慧發展出自我意識的議題,相似的討論也可以在《機械姬》中看到。

討論的主題是相似的,除 Moon 富有溫暖人性的智能電腦的驚喜設定外,他們都想討論些「關於靈魂的定義是什麼?」「記憶與靈魂的關聯性」「複製人有靈魂嗎?」等問題,只是表現手法有些許不同:每一個 Sam 都有與原生 Sam 相同的記憶,但 Jack 僅剩下外星種族灌輸給他的假歷史與向妻子求婚的片段而已。這樣的劇本很難不拿此兩片做比較,當然,後者會因為少了一點驚喜顯得有點吃虧,幸而大成本的 Oblivion 可以利用遼闊孤寂的景色及設計酷炫的交通工具及武器來稍補不足。

與此同時,草薙素子赫然了解到,”魁儡師”並不是人類,而是被設計來操縱人類意識的電腦程式[2501計畫],而這個電腦程式意外地發展出自我意識;於是[2501計畫]要求和草薙素子的靈魂融合,以求進一步的發展。
「The net is vast and infinite.」
片尾,這個融合體的意識與整個網路融合,下落不明。

在本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既對立又密不可分的關係,像是“創造者與被創造者”、“統治與被統治”,有趣的是你幾乎很難分辨誰是創造者、誰又是被創造的複製人,即使你已經有了定論,也無法保證哪一個角色真正握有絕對的權力或優勢。

本片導演 Joseph Kosinski 的說故事技巧佳,不讓人感到不耐,營造出的氣氛厚實,堪比Prometheus ,劇情方面也合理,導演不避諱地將線索全攤開給觀眾看,使真相揭曉不至於突兀。只是如同他的另部作品 TRON: Legacy,這部電影也有類似的遺憾,那就是少了點驚喜,套路與其他電影過於相似絕對是 Oblivion 的弱點。

這個結局不禁讓我聯想到2014年的電影《露西》。
Lucy和草薙素子在最後都融入了整個網路,與其說下落不明,或許說無所不在更為合適。
當到了2029年,「人類」的定義變得模糊不清時,該要探索的或許是生命的意義究竟為何?

就像《機械姬》裡嘗試探討的,當人類已經能夠製造出人工智慧時,我們是否真的準備好迎接他們?當他們發展出自我意識、情感,我們是否已經有了相對應的方案?

現在,我們人類始終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高等的生物,沒有人類地球便會滅亡;然而,到了2029年,這樣的「確信」仍然正確無誤嗎?
當只需要擁有「自我意識」便能稱為人類的時候,難道這世界上其他的生物就沒有自我意識嗎?
如果有一天,某個人類的意識選擇的義體是一隻動物的話,難道他就再也不是人類而被歸類成動物了嗎?
人類的「確信」總是脆弱。

無論是在《銀翼殺手》或是《機械姬》中都可以見到“地位翻轉”的現象,也許現在看似造物主(人)凌駕於機器人(複製人)之上,但那一刻總有一天會來臨。就像本片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段落,Roy終於見到了創造者,並從「眼睛」開始殺害他時,不僅僅只是一種科技發展的崩壞,也是代表了地位的翻轉。

當有些人類還在困惑該著怎麼定義人類、人類的地位是多麼崇高的時後,或許更該思考的,是生命的本質吧。
當在未來的世界中,生命的延續再也不是問題,人類之於這個世界不再有延續生命的義務時,那麼人類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理由或許是「知識的傳承」了。

「眼睛」在本片中一直是個關鍵物件,像是對應了常說的「眼睛就是靈魂之窗」,幾乎所有重要的場景都會加入對焦眼睛的畫面;當靈魂成了唯一真實的東西時,我們該如何分辨眼前的是個“殼”或是“人”,而類似的議題在《攻殼機動隊1995》中亦有討論到。

說到這確實有些偏離《攻殼機動隊1995》所探討的主要問題,不過如果將兩部電影放在一起思考,我覺得也挺有趣的。
當然,我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結論,事實上也正處在一個非常困惑的時期,這篇心得也是讀了一些資料才寫出了的破碎的想法;然而,我絕對相信這樣的疑問終有一天必須要面對。

「如此說來,我認為你們人類的DNA也不過是一段被設計用來自我儲存的程序。生命就像誕生在訊息洪流中的一個節點,DNA對於生命而言,就像是人類的記憶系統一樣,獨一無二的記憶造就了獨一無二的人,雖然記憶本身就像是虛無的夢幻,人還是要依賴記憶而存活。當電腦已能使記憶外部化時,你們應該認真思考一下其中的意義。」-《攻殼機動隊1995》
引用了我很喜歡的《攻殼機動隊1995》的對白來簡介我想討論的觀點,由此可知1982年上映的《銀翼殺手》的思想是多麼的先進、遠大。

「Ghost in the Shell.」
但若是以非科幻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的話,我們也可能都是草薙素子、被困在軀殼中的靈魂,現實世界雖然不比網絡世界巨大,但對許多人來說確實也夠大了;在人生這趟旅程中,你甘願你的靈魂一輩子被困在軀殼中、被困在你所待在的舒適圈中嗎?
比起沉著穩重、安於現狀的巴特,我更想成為草薙素子,Ghost重生、突破Shell的限制,擁有無限可能。

如果有一天,人類之於複製人(機器人)只有記憶的自我創造與被創造的差別,那我們之間究竟還有什麼不同?人類又有什麼非得存在的必要性呢?又如果電腦已能取代人腦的記憶功能時,人類與機器人是不是就是同種“人”了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這個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在《銀翼殺手》中雖然沒有非常明顯的提及這個議題,但在最後一刻Deckard手上的獨角獸摺紙似乎也應證了他其實也是一個複製人,他只是一個被創造來處理複製人問題的複製人,他的記憶其實也是被創造出來的。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翻轉,當觀者在這2個小時中幾乎確信Deckard是人類的時候,在最後一刻突然隱晦的說出其實他可能是個複製人,此時,身為人類的我們是否該思考,我們究竟是個“真的人類”還是“複製人”?

或許你會覺得這樣議題像是天方夜譚,但再過20年,這或許就是個你也必須思考的問題了,你該怎麼證明你是個人類?
當科技發展到能夠取代人類時,人類存在的意義為何?

而其中我最喜歡的片段是複製人Roy與銀翼殺手Deckard在天台的對決,在接受近代電影的影響後,其實一開始我是真的無法明白Roy的作法;理論上身為“人”,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削弱對立者的勢力,甚至是將之毀於無形,然而Roy卻選擇接受死亡的到來,並用最後一段時光說出了其對生命的體悟,如詩一般的感悟也明示著:複製人的思想已經超越人類,他們其實更明白生命的意義與重量。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這段台詞有中譯版,但我讀了又讀還是覺得原文的感覺更悲壯。)

當複製人都比人類更理解生命的價值,人類是否將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與必要性?
隨著時間的推進,我們也終於要到了電影設定的年份2019了,這說明我們離這樣的日子並不遠了,然而除了科技的進展遠不如電影預期,回首人類的過往卻像是內耗一般並沒有太多的長進,如此又該如何向複製人表明造物主的智慧?在更遙遠的未來,人類又如何能夠團結一心想方設法佔據主導權的地位而不被複製人取代?
當無數個問題仍無法被解釋、找出答案,我並不覺得我們準備好迎接複製人或人工智慧的到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這個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必威betway体育官网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觀影心得,生命的意義與重量

关键词: